当前位置:首页 - 学院新闻

美国杜威研究协会主席Leonard J. Waks教授来我校讲学

发布时间: 2017-12-15 10:01:53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学院 浏览次数:
         20171213日上午,美国Leonard J. Waks教授在张华教授和杜院长等的陪同下于田南楼一楼国际报告厅为我院师生作了名为“杜威论民族主义与道德教育”的主题讲座。

Waks教授首先介绍了民族主义的起源与发展,然后引出杜威的民族主义与道德思想。例如19世纪末由于从农业化到工业化的发展,人民走出了村庄视野,看到了整个民族和世界,才产生了民族主义,而国家民族主义也相继在工业化发展较早的德国和日本蔓延。中国在庚子国变之后孙中山等人也开始思考如何通过向西方国家学习而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杜威来华后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提倡不要照搬其他国家的模式,而是要建立属于自己民族文化和特色的体系和国家制度等。提出民族主义有危险的隐患,如军事竞争和战争,同时也有优势的地方,如让人民团结、共荣等。在美国,一战后的大学也开始蔓延以爱国主义为体现的民族主义,而杜威反对这种政治化的国家民族主义,认为这会让国家变得危险,真正的或者说学术意义上的民族主义应该关注的是国家的民生问题,关注如何使每个人生活得更好,关注弱势群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样才能有美好和谐的生活,这才是积极的民族主义与道德的内涵。

接着,Waks教授讲述了这些民族主义对哲学和教育的启示。每个民族都要有自己的哲学家和教育家来关心自己民族的具体问题和人类的共同问题。民族主义对学校教育的启示是,学校的根本不是要让学生学会具体的科目知识,而是要帮助所有人一起生活,学会与教师、与同学、与他人和社会建立联系。而德育的本质也不是不许说谎、不许欺骗等知识,而是在生活中行动,要让学校变成一个共享、协作和一起解决问题的共同体式的道德场所。教学也不应该仅仅发生在教室中,而更应该让孩子们通过园艺、建筑、做午餐等主动“作业”去学会协作与解决问题,主动作业的过程中既发展了能力、思维和智慧,又提升了各种学科水平。

最后,Waks教授和同学们进行了热烈激昂的互动。在互动中Waks教授也提出了很多让同学们收益匪浅的观点。例如,提出高的考试成绩只能预示接下来的高成绩,不能够证明和预测一个好的生活。尽管我们一己之力可能无法改变考试体制,但是我们可以在教学中做自己的一点点改变。杜威强调不能把人像动物一样来训练,而是要考探究、合作和问题解决来发展人。工程性的课程我们可以让学生通过接近自然,在协作、行动中提高,而理论性的课程也可以通过小组、阅读、讨论、交流和相互发表自己观点等方法来发展学生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因此,不要以各种外部条件限制作为借口讲“我们不能做”,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课堂上做些改变和努力。讲座在全体师生热烈的掌声中结束,现场师生均感受到此次讲座互动性很强,很有意义,获益匪浅。

下午Waks教授参加了我院的青年学者国际学术沙龙。Waks教授和张华教授对青年教师和博士的课题和研究进行了深度的交流,给出了一些进一步深化研究的很有价值和意义的建议。参加者感觉收益颇丰,进一步打开了我们的国际化视野和发展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