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中国人民大学项贤明教授来我院讲学

发布时间: 2015-05-19 04:47:52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学院 浏览次数:
2015515日晚,应立德树人与青少年儿童成长协同创新中心邀请,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博士生导师项贤明教授,在田家炳南楼602会议室做了题为“试解钱学森之问——国际比较视野下的创新人才培养”的学术讲座。讲座由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冯建军教授主持,教科院博硕士生参加了此次活动。
在报告过程中,项教授主要从创新时代的教育挑战、丢失创造力的成因和跨国比较中发现的症结三个部分,分析了中国当下创新人才培养的困境、阻力和可能路径。
首先,创新时代的来临,不仅改变了传统理性的思维方式,也带来了新的教育挑战。其一,混沌的世界观及其带来的新秩序信念,不仅揭示了自然与人的复杂性,也肯认了人的自主性是人发展过程中最为重要的规律。其二,熊彼德提出了创新对于技术创新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使得创新成为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其三,对于后现代和后工业社会的多种解读,解构了工业社会形成的大规模复制逻辑。其四,知识经济的出现,创新的巨大价值使得创新人才成为了重要的财富。因此,为应对创新时代的挑战,现代学校教育制度必须有所变革,对于创新的理念进行新的认知。
其次,当下中国对于创造力缺失存在诸多误识。不可否认,现在人们对于创造力的重要性存在共识,但面对中国的教育现状,便会产生钱学森之问和学校未能培养出杰出人才的责问,由此,诺贝尔奖也成为了中国人的另一个国足梦。对于创造力丢失的解答,有许多误区,诸如将学业负担、高考指挥棒、中国教育的课程难度较大等,但这些都并非正解,在教育之外还有诸多的社会因素,限制了创新人才的成长环境。
最后,通过进行跨国比较研究,能够看到目前中国创新人才培养的困境。与国外相比,中国的学生在基础课的成绩上表现优异,但在需要创造力的毕业设计中会显得平庸。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比较中,会发现中国的课程与国外相比还不够多元、作业的创造性不足、动手实践机会少、教室空间安排呈现出权力的中心性、过于追求答案的标准性,因此,中国教育的发展必须更加关注自身的文化宽容性。
项教授认为,以往教育被视为教师改变学生的活动,然而,教育应该是人们共同完成的,教育者则应当坚守自己的职业良心,做一个发现者、引导者和支持者,而不是塑造者。
报告会上,不少师生就中国创新人才的培养环境与项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这一过程中,项教授与大家分享了许多自己多年来在教育领域中的深刻思考,语言诙谐,令在场师生收益颇多。(教科院   韩月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