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学术报道:中山大学方向红教授谈“如何现象学地看”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11-29 [来源]: [浏览次数]:

学术报道:中山大学方向红教授谈“如何现象学地看”

 

2018年11月23日下午三点,教育科学学院教育技术学科有幸邀请到著名现象学学者、中山大学现象学研究所方向红教授,在田家炳南楼国际报告厅进行了以“如何现象学地看”为题的学术讲座。教育技术学系副教授叶晓玲老师主持此次讲座,教科院李艺教授、沈书生教授、张义兵教授、齐学红教授、曹梅副教授、齐立旺博士、心理学院刘昌教授、崔光辉副教授等众多教师学者,以及教科院、心理院、新传院等学院的众多学生参加了此次讲座,国际报告厅座无虚席,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接受了一场现象学哲学洗礼,并与方教授进行了深度交流和沟通。

方教授以“看”为题为例,引出了现象学的哲学思维态度与自然的思维态度之间的区别,引发了听众关于“如何看”和“如何看到”的思考,指出了现象学哲学在“看”的“不断回撤”过程中的思维深刻性。

方教授以一阶、二阶、三阶、四阶来表征现象学看的“不断回撤”的特点。

“一阶的看”是我们在自然的思维态度中的惯常的观看,对于一个杯子,我们直接看向杯子,并不假思索地认为我们看到了一个杯子的实体。

“二阶的看”是这种自然的思维态度的回撤,将我们的目光做一个转向,不是径直看向一个杯子的实体,而是看向我们看杯子的过程,即思考“我是如何看到这个杯子的?”或者,“这个杯子是如何向我显现的?”这时方教授指出,事实上我们的看是分成两部分的:一部分是我们当下的看的“体验”,这种体验对于每一个观看杯子的人而言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由于视觉角度的限制,都只能看到杯子的一个侧面,绝不可能是全部;看的另一个部分是杯子的“普遍观念”。为什么我们仅仅看到杯子的某一个侧面却会认为我们看到了整个杯子,并似乎能够把握到了杯子的全部?这是由于杯子的普遍观念在起作用,并且,这种普遍观念是在先的。当我们观看杯子时,是当下观看杯子的体验充盈了杯子的观念,从而使我们认为我们看到了。

“三阶的看”在此基础上继续回撤,思考我们关于杯子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方教授举例,对于一个杯子这样的存在,假如我们暂时不知道它是什么,这时如果它里面装的是水,我们会把它看作水杯,但如果装的是酒,我们可能会把它看作酒杯,即我们对事物的看是与它周围的东西相关联的,是一个整体性视域作用下的看。视域,决定了我们怎么去看、以及看到什么。

“四阶的看”在视域的基础上继续追问,我们的视域是如何形成和运行的。方教授指出视域中“我”的中心地位和重要作用,“我”覆灭则视域也会随之覆灭。在任何的观看和认识过程中,“我”都是相伴相随的,即使看向“我”自己,也会同时分出一个“我”来继续相伴相随,否则认识就不可能发生。

方教授的讲座持续不断地进行了两个小时,听众们仍然兴致盎然、意犹未尽,因而在后续的提问与交流阶段,在参与者的不断追问下,方教授又分享了他关于“五阶的看”的思考,在“我”的基础上继续追问,就触及到了存在。方教授又分享了海德格尔、萨特等人对于存在的看法。

在近三个小时的讲座和交流中,方教授以看为例,深入浅出地介绍了现象学哲学的精髓。现场老师和学生提问十分积极,方教授也对每个问题进行了十分回答。同时,方教授十分有感于南师大教师同学的积极、平等、热情的学习态度和氛围,亦认为不虚此行,表示愿意继续为南师大老师同学的现象学学习提供更多的指导。